サウトン

借團兵吧的圖圖玩了一把……侵刪。

不過痴漢團真的好襯啊!!!

討厭的寫手問卷II

寫手問卷II


1.曾經用過哪些名字發表?

曉秀、不可愛的秀秀、腐國的淺賴、小秀、我家矮子165。

現在的筆名是:小秀@壁外調查

(以前的筆名好多都黑歷史)


2. 常去的發文處?

FB、LOFTER、P站、百度貼吧、華夏天空小說網。


3. 習慣手寫還是打字?

大綱、人物背景、小綱、故事骨架<──手寫

正文內容,或者構思<──打字


4. 對於極短篇、短篇、長篇的字數認定?

極短篇──1500字左右

短篇──5000至1萬字左右

長篇──100萬字左右


5. 

她是一位忠於職責的女性。

動作毫無女性姿態,性格富男性剛強

行為雖然作死,但也有關心部下的一面。

是《進擊不可缺少的角色》

恭喜今天是韓吉佐耶分隊長的生日!生日快樂啊!

讀前注意:人物OOC 加入作者妄想 版權在創先生的手上 原著背景

韓吉部份少量弱化。

CP向:艾笠,利韓。

可以的話就開始朝下看吧!


  清涼的風,醉人的夕陽。

  如今,正是人類與巨人展開連場大戰以來,取得漂亮的勝利的大日子。

  雄偉的牆壁,包圍了人們的歡呼聲。

  七色的花瓣,於空中歡快地盤旋起舞。

  市鎮上,是無數人們期待着英勇的將士凱旋而歸的震撼場景。

  他們懷着心感交集的心情各自捧着鮮花、新鮮水果、還有於河間抓來的鮮魚站於兩旁;而站在民居露台上的,是一些身穿華麗衣著的貴族女性,不斷揮舞着手裡的絲絹,希望吸引到英勇的將士回望垂青。

  一路上,軍隊於市鎮上浩浩蕩蕩行走,除了接受人民們的熱切祝賀,其次的,就是一些熱情的人民們送上的感激擁抱。

  「──哇!媽媽,是調查兵團耶!」人群中,一位衣著樸素的男孩興高采烈地伸出手指着行走中的軍隊,「好厲害啊!媽媽我長大了也要好像他們一樣英勇!打敗巨人!」

  「嗯。我家的孩子當然可以。還可以好像他們一樣成為英雄喲!」身旁的女性微笑地俯下身,摸了摸小孩子的頭。

  這一下,換來了小孩十分高興的開懷大笑。

  「哈哈!我最愛媽媽了!」

 

  「……啊啊好像,真的好像。」

  騎在馬上的艾倫仔細凝望着他們,絲毫不放過任何的細節。這些場景,令他回想起當年年幼時的自己。

  是如此天真,如此笨拙。

  ──要是當年沒有加入調查兵團,人類如今恐怕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要是當年沒有加入調查兵團,恐怕以自己一人難以達成願望。

  【驅逐,我要將世界上的巨人完全驅逐!】

  想着想着,艾倫不禁於嘴角露出了一道懊惱的弧度。

  「那個……」看到心愛的人眉頭一皺,身為女友的三笠立即關切地在旁詢問。還時不時伸出她溫暖的手,握住了比起自己大了一號的冰冷手掌,「艾倫,你沒事吧?」

  「沒,沒什麼。我只是回想起童年而已。」無奈地苦笑,艾倫回握住她充滿厚繭的手。而當他看見她的眼角泛起擔憂的淚光後,他更將她拉近拭去眼角的淚花,「對不起三笠,我不該讓妳擔心的。」

  搖搖頭,她的臉頰便是淚如雨下:「艾倫……」

  「沒關係的三笠,我現在已經長大了。現在的我是個有足夠能力保護妳的男人。」頓了頓,他握住了三笠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臟上,「從今天起,我艾倫‧耶格爾的這顆心臟,就只屬於三笠妳了。」

  她的艾倫。

  她最想保護的艾倫。

  她最愛的艾倫。

  她的心,已然和他的心臟緊緊連繫在一起,誰也沒辦法分開。

  「艾倫……我……我……」

  聽下艾倫這感人肺腑的語句,她的內心更顯得不知所措。而看着哭喪著臉的三笠,更令艾倫的心臟發痛一揪。

  他立即於馬鞍上跳下,重力的單膝跪地:「嫁給我,請妳嫁給我艾倫‧耶格爾吧!雖然我不富裕,但是三笠,我會好好保護妳,直到我們逝去!」

  「艾倫……」如此幸福的感覺,再加上愛人他這突如其來的求婚。這一刻,令她臉紅又尴尬地低垂着頭。

  她的淚珠,已然控制不住地傾盆落下--

 

  「哇!光天化日下艾倫你好肉麻啊!」

        金色的絲髮於脖頸隨風飄揚,成熟的五官更顯他男性的獨特氣魄。而伴隨聲音的,是艾倫的青梅竹馬好友阿爾敏從他的身後步出。話雖如此,他還是替他這對幾經波折的好友兼情人而感動。他們,終於走向人生的新階段,可喜可賀。

  「哈,艾倫你發情都不會挑個時候嗎?玩現場PLAY我不介意哈,但你們害羞不害羞啊?」站於旁邊的康尼捂着肚子,面容扭曲已然笑得肚抽筋。經歷數年間,他的頭頂仍然光滑如舊,惟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身高吧?可是心裡,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然後,他挺直胸膛又乾咳兩聲:「艾倫啊!這事好歹在教堂裡說才夠誠意吧?」

  「哈?」

  「喂!艾倫你這混蛋!」

  終究看不下去因為艾倫而哭泣的三笠,讓憤怒地伸出手就揪住了他的軍服衣領,「你要是敢欺負三笠,我就……我就在婚禮當天上把三笠劫走!」

  雖然曾經一度暗戀着三笠,可是當他知道艾倫對她的愛意超越自己時,這份愛意逐漸變成埋藏在心底裡的美好回憶。然而現在,他真心希望三笠得到幸福。

  ──或許這樣,就是對大家最好的選擇吧?

  「哈?就憑你這馬臉?也太自大了吧?」艾倫看下讓一個不留神,趁勢揪住了他的頭髮,同時也開始了男人捍衛尊嚴的激烈爭鬥。

  「什麼什麼?婚禮?那會場是不是會有很多美食?」

  一聽到敏感詞彙,薩莎瞬間興奮莫名。她連忙跑上前,卻不幸地被地上凹起的石塊摔倒在地上。而更不幸的,就是在她前方正在進行打鬥的兩人,卻被她一個不小心推撞,三人一起進行親吻大地。

  「喂!妳這傢伙是瘋了嗎?」

  「痛死了。薩莎妳幹嘛?」

  「艾倫你沒事吧?」

  「啊!對不起。我……我一聽到婚禮就想到食物了……」

  「想到食物,真不愧是薩莎啊!」

  此刻,身為軍人的他們早已忘卻了還處身於市鎮當中。他們放鬆心情於大庭廣眾下打作一團。

  「哈哈,年輕就是好!」飄盪的衣袖,明亮的三七金髮。埃爾文雖然缺少了一隻手,但他還是敏捷地從馬鞍上跳下步向人群前,動作流暢至極。而面對一群因為他們戰勝而雀躍的人們,他的笑容比昔日更為燦爛。

  他伸出僅存的手,重力捶胸致敬:「我們終於戰勝巨人,人類終於等待到和平的日子了!!!」

  戰爭的結束,帶來了人類的和平生活。

  戰爭的結束,帶來了身為軍人的他們的如釋重負。

  雖然未來還是未知之數,但至少他們現在可以過着正常人應有的平凡日子。

  這份情,難能可貴;這份愛,千金難買。

  真的是可喜可賀。

 

  「嘖。無論怎麼長大都是小鬼。所以我才說小鬼麻煩死了。」縱使腳傷未癒,也堅持走向戰爭最前線。因為他知道身為「人類最強」的他,是不容許自己以傷患為藉口,甘心於王都做豬攞們的狗崽子。

  【選擇了的路,就不要留有後悔。】

  啊啊……和平的感覺還不賴。

  利威爾站在後方交叉着雙手,看着打鬧成群的小鬼們。他深鎖的眉頭逐漸放鬆下來,凝望着天空的一片柔和雲海。

  回想起以前的利威爾班的種種,和現在的和平日子。這一些,瞬間令他的內心萌生了一種落寞的感覺。

  為了戰鬥而存在的我,未來的人生,究竟會是怎樣?

  為了戰鬥而存在的我,未來的人生,我應該怎麼面對?

  有一秒鐘,他的腦海極速閃過了埃爾文於出征前跟他說過的話:「利威爾,等戰事完結後找個女友怎麼樣?你年紀也不少了,應該及早計劃下未來。更何況以你現在的腳……」埃爾文擔憂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樣也可以多個照應。」

  「去死吧你!」臉色一沉,他毫不客氣地伸出了腳就踢在他的小腿上,「與其說我,倒不如先管好你自己吧!缺了手擼管的傢伙!」

  「喔喔喔!好痛啊利威爾!」

  「嘁。少得意忘形了。」

  想着想着,他嫌惡地皺起了眉頭:「女人嗎……」

  「啊!利威爾兵長!」一名士兵快速從他的後方走近。而當他看見自家兵長黑着臉露出了一副的郁悶後,他立即利落地行了個標準十足的軍禮,「請問利威爾兵長您有看見韓吉分隊長嗎?」

  渾蛋四眼?

  利威爾嘖了一聲理所當然地回答:「這奇行種恐怕又是跑去了研究室進行奇怪的研究吧?」

  「我們都找過了。那麼利威爾兵長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縱然得不到理想的答覆,士兵還是再次禮貌地行了軍禮快步離開。

  「嘖,女人真是麻煩死了。」

  轉了身,他走向人群裡,消失於人群當中──

 

  ※ ※ ※

 

  「……唔。天氣真好啊!」

  飄揚的髮絲,被風吹起的軍服外套。

  韓吉舒坦地躺在石牆上眺望着天空,「啊!真的沒有想到和平這麼快就來臨呢。這麼一來,大家也許要適應一段日子吧?」

  「我應該高興嗎?或許我真的不適合談戀愛吧?」

  她看着天空伸出了手一攤,再緊緊一握,「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明明我可以當面表白的,可是我卻……我卻……」

  ──哈啾!

  突然,一件墨綠色斗篷從她的頭頂從天而降,剛好遮住了她正欲哭的臉。

  「哇!救命啊!有人謀殺!」韓吉慌忙扯下了頭上的斗篷,同時,她狼藉的容貌正好看進了眼前一臉嫌惡的小個子的男人的眼裡。

  糟糕!是利威爾!

  還是她一直不敢去表白的戀愛對像。

  「渾蛋四眼!媽的我像個殺人狂嗎?」利威爾不滿地踢了踢她的腳。然後仔細觀察着地上的潔淨程度,自顧自坐了下來。「嘖。可不要冷死在這。這邊可沒有人空閒得幫你收屍。」

  「哈?利威爾你這樣說會令我很傷心啊!」來者雖然不是敵人,但是他的出現,令到她的心臟控制不住的急速跳動。她勉強向他露出了不太好看的笑臉。

  「先說好,敢哭哭啼啼我可以不用考慮就削了妳。」哪怕是一秒,利威爾確信自己的視線看得非常清楚。他看見了,於這女人眼角旁的淚珠。

  「怎麼啦,人類最強的小氣鬼!」她抽了抽鼻子,將斗篷再次披上身上拉好,貪婪地吸着衣物上舒適的清爽皂香。

  是利威爾的味道……

  「哈?死四眼妳要是嫌棄有體味就趕快給我!」利威爾不屑地伸手搶回,可是卻給韓吉死命地拽住。「如果妳敢把眼淚鼻涕抹了上去,妳知道後果的「吧?」

  「不要這樣嘛!我怎麼可能嫌棄啊!」雖然不敢表白,但至少可以看到他的人,她已然心滿意足。「我還要多謝你來陪我啊!」

  「嘖。記得幫我把斗篷清洗乾淨,不乾淨我就把妳削了。」

 

  溫暖的夕陽,浪漫的氣氛。

  可是陷入戀愛的人只有她一個……難免會有點寂寞。

  韓吉雙手抱膝,把臉陷入膝蓋裡,「利威爾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猜的。」利威爾望着天空喃喃自語,「而且我最近看到了一隻新的巨人品種,她又笨又蠢,而且又不懂得表白。」

  「哈?新的巨人品種?」巨人一詞,瞬間令沮喪的她提起了興奮的研究心情。她熱切地望着正眺望天空的利威爾。「寶貝在哪裡?」

  「就在我眼前啊!」他理所當然地回答。

  「什麼?」聽下他的說話,她立即回望四周。到發現了什麼也沒有的時候,她疑惑地問他,「啊!利威爾你又騙我!」

  伸出手,利威爾以兩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望向自己,「其實,我早已注意到妳了渾蛋四眼。」

  「唔!很痛啊利威爾!你在說什麼啊?」韓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你一直在暗戀我吧?渾蛋四眼。」他拉近了她。從他的堅定眼神已然不容許她再次逃避。

  「誰,誰要喜歡你這個大叔!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明知道我只是對巨人……」

  「是對我有興趣吧?」

  他的一句說話,換來了她的語塞。她羞澀地低垂了頭,隱約可以看到她已然紅透的耳根。

  「……」

  「算了吧,喜歡我就早說啊!」

  「利威爾我看你誤會了。我不會喜歡你的。」她推開了他站起,立即背對着他。

  不可以說的,韓吉妳不可以說的!一旦說出口了要被嫌棄了要怎麼辦?加油啊!妳可以撐下去的!

  「要是不喜歡我就不會偷偷地把止痛藥磨碎加在湯中?要是不喜歡我就不會在我房間的門前放了桶熱水,還附加了能消除疲勞的香包和按摩功效的藥粉?」

  「這只是對朋友的關心吧。不可以說成是我喜歡你。」韓吉強忍內心的疼痛,把手上的斗蓬握緊,「你看錯了吧。」

  「我看錯?那麼我在戰場上不幸舊傷復發,是什麼人不顧一切,把我從巨人的口中救出。而又在我昏迷其間說一些心底話?韓吉,妳不要騙我我是瞎說的。」

  利威爾緩緩站起,一把扯過了韓吉重新向着自己:「渾蛋四眼,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的……」

  我喜歡。

  我真的喜歡。

  我非常喜歡你。

  「沒錯,利威爾我喜歡你!從早陣子我已經喜歡你了!這樣你足夠了吧!」沒等到他把話說完,韓吉高聲叫喊,掩臉痛哭。

  完了,我真的說了。等待的就只有被拒絕的說話了。

  這一刻,讓利威爾瞬間有種說不上的感覺。

  --或許,這就是愛?

  雖然這女人時不時會胡鬧一番,但被照顧的感覺還不賴。女人的在乎,男人就是這種感覺嗎?看來埃爾文說的話還不錯。因為自己多少也喜歡她。

  喜歡她韓吉‧佐耶。

  利威爾把她攬進懷裡,安撫地拍了拍她的頭,「好了,妳的報告我準了。」

  「什麼?」因為哭泣,她的聲音更顯沙啞。

  「就是向我告白的報告。」利威爾望向她的臉,仔細拭去了她的淚水。

  「真的嗎?我不是做夢吧?太好了利威爾!」

  「嗯……我準了。」

  因為哭泣更顯她的獨特美,因為哭泣更顯她的脆弱。

  作為男性,利威爾清楚知道自己的應有責任。

  他踮起了腳,輕輕吻在韓吉的唇瓣上。

  夕陽的見證,證明他們的這一刻。

  微風的見證,證明他們的這份愛。

  就讓這份愛意,一直長存下去。

  「韓吉,我愛妳,生日快樂。」

 

  -END-


60話吐嘈

天啊!這麼一看60話,我團兵的心臟開始不安了!創哥您不可以給埃爾文便當啦,他還要回去跟利利結婚的!您大發慈悲啊!利利您不要把性命交給憲兵,自首也是死,還是會讓調查兵團的人全部得死。

(你是風兒 我是沙)

你我各處一方 我相信正義我光,會照破黑暗的!

(啊啊!我現在人都不好了!)踢桌!

《エレリちゃんかぞく!》

讀前注意!!!

三雲太太的艾利家庭日常!<--這很重要

無節操!算是嗶15吧(扶額)文章算是擦邊球吧?(大概)

重要的是OCC,更新緩慢!<--這很重要

可以的就看下去吧!

第一章在這裡:http://160997.lofter.com/post/28fed7_17af5aa

-----------------------------


02

迷失的孩子


  時間,轉眼流逝。

  回望太陽傘下恩愛完畢的耶格爾夫夫,正各自埋頭苦幹清理身上的戰後痕跡。偶爾,艾倫會以滿意的眼神,打量着由他嚴謹制成的完美藝術品。

  凌亂的秀髮、佈滿紅痕的肌膚,和沾上了他耶格爾...

《エレリちゃんかぞく!》

讀前注意!!!

三雲太太的艾利家庭日常!<--這很重要

無節操!算是嗶15吧(扶額)文章算是擦邊球吧?(大概)

重要的是OCC,更新緩慢!<--這很重要

可以的就看下去吧!

---------------------------


01

恩愛的耶格爾夫夫


  柔軟的沙、柔和的光線。

  今天,正是耶格爾一家四口的週末,也是耶格爾先生與他的太太利威爾阿克曼結婚五周年。除此之外,還是他們夫夫兩人的愛情結晶雙胞胎誕生的第五年。

  ──里維爾耶格爾,與及艾連耶格爾。(注:取自相近音)

  說到這雙胞胎,耶格爾先生說說來話長。總而言之,這對雙胞胎對他而言得來不易...

58話吐糟

對不起我佔頁了www

創哥您是神!這話把屬於地下街混混大王的利威爾的街頭打鬥,刻劃得淋漓盡致!好有震撼感!(拍掌)

仔細看了遍凱尼的說話,不就表示他們於地下街時就已經相識了麼?還說為了生存在一起努力什麼的?<----其實,我不認同他們倆是父子,像是收養關係比較多?(苦思)

【利威爾年幼時被遺棄在地下街,曾遇到當地的混混追打。在利威爾危急關頭,遭受到一名叫凱尼‧阿克曼的男孩救助。自此,凱尼便開始教導利威爾打鬥技術,也於當天成為他的養父,自此,利威爾便有了他人生從沒有過的姓氏。「阿克曼」

導致某天,他們一同於地上劫運憲兵團的運輸車,在一次失手的混亂中,利威爾跟凱尼失散了。而利威爾慌忙地...

潔癖的層級

大家好。這裡小秀,首先先說說我自己是個香港人,一名愛玩的女生。自從創先生的作品【進擊的巨人】出現後,我便喜歡上這個動漫。誰說80後不喜歡動漫呢?小妹我就是個例子了。

因為【進擊】更使我初次接觸到同人介,更開始進行我超喜歡寫作的生活。坦白說,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利威爾兵長。(大家都是80後?並不)

我喜歡他的冷靜,時常面無表情,還有對別人細微不起眼的溫柔。雖然動作粗魯些,可是,這正是利威爾不可多得的溫柔。

在這裡,小秀我先跟粉了我的大家說明。我是艾利黨,外加團兵黨。倘若,粉了我的親們您們是潔癖黨的,或者看了我所寫的某cp文。又或者是我所推荐的文深感不適的話,在這裡,小秀送上萬分致歉。(當然,若...

【12點前的幸福】

遲來的更文,表示我還活著!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利威爾貓化,詳細請找尋前幾章觀看。

文章前半部建議音樂:澤野弘之Dear My Home Town

文章後半部建議音樂:Nanase Hikaru

可以接受的,我們就開始吧!

 

14.

  儘管這句說話已經聽下了無數次,也對小鬼這副『激動』得令人想死的臉習以為常。可是,在利威爾的心裡,卻泛起了一股從未被別人包容過的感覺。

  他的戀人。

  比起他這位大叔還要年輕的戀人。

  不是正努力學著張開翅膀保護自己,不允許別人傷害自己的戀人麼?

 

  切。所以我才說小鬼就是小鬼,真的麻煩死了。不過……我並不討厭。

 

  利威爾暗暗欣喜的一抬頭,看進眼簾的竟然是這小鬼臉上兩條令人欠揍的眼淚,和難看得想死的紅腫眼眶。而令他瞬間炸毛的,是來自小鬼鼻孔裡不斷溢出的黏糊鼻涕。

  它,越發恐怖地從小鬼的臉頰滑落在米色的床舖上,噁心至極。

  伸出利爪,利威爾極度不滿地向艾倫發出了尖銳的怒吼:「喵!」(小鬼你搞錯了吧?怎麼說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男子漢大丈夫似個白痴在哭。媽的你究竟哭夠了沒有!)

  利威爾一邊看著這令他起得一身雞皮疙瘩的眼淚,一邊憤恨自己這副幫不上忙的小貓軀體。爾後他一咬牙,飛快地從艾倫的胸膛上跳起,以極快的速度叼來了一件跟抹布差不多顏色的上衣,就朝他的臉上甩去,「喵!」(小鬼就是小鬼。這麼骯髒敢碰我我立即削了你!)

  還以為自己出的一番好意會令這小鬼有些自覺地抹去了臉上的鼻涕,天知道這小鬼竟然就這樣把手肘放上衣物上。

  好吧。這麼一弄黏糊的鼻涕不是都沾滿了臉?骯髒,太骯髒了!想到這,利威爾不禁從心底裡打了個冷顫!

  細聽下房間裡除了小鬼沒什麼節奏可言的哭泣聲外,看來還夾雜著一些因為哭泣而顯得分外沙啞的說話聲。對此,利威爾不情願地踩上了這些骯髒的『抹布』,把耳朵稍微靠近聽著他的說話:

  「我已經失去了重要的母親,我不想連我最深愛的戀人利威爾兵長……也遇到傷害離我而去……驅逐……我要將你們這些壞人一個不剩地驅逐……既不會讓你們得逞把我的利威爾兵長帶走……更不容許你們來傷害我的利威爾兵長……包括半根汗毛……絕對……」

  一字一句,如同針般地刺進利威爾的心窩,瞬間令他回想起初遇這急著去送死的小鬼種種。

 

  哈,這就是他一直在不斷成長的戀人『艾倫‧耶格爾』。

 

  抖抖耳朵。利威爾伸出舌頭舔去了小鬼的臉上這咸得要死的眼淚。然後,伸出尾巴像是安慰般地輕輕拍打艾倫的額頭,「喵。」(小鬼。說好了要保護我就得永遠啊,敢中途反悔我有你好看。)

  「唔……」艾倫感覺到濕潤的東西觸摸自己,才緩慢地睜開眼睛望向身旁正舔著自己的小貓。良久,他慌張地擦了擦臉上的淚,卻發現手上握緊了不知從何而來的上衣,「誒?貓咪先生這個是?」

  「……」利威爾趕快撇開視線,收回舌頭自顧自享受著舔弄自己爪子的樂趣。

  「是喔……多謝你來安慰我、鼓勵我貓咪先生!」

  語畢,艾倫一個興奮就將小貓抱起拋高。然後,他的臉頰也收到了一份相應的大禮──是來自利威爾的憤怒五爪。

 

  ※ ※ ※

 

  「糟糕!戒指都掉哪裡去了?」

  「該死!是什麼時候弄掉的啊?」

  軟綿綿的枕頭、充斥著艾倫體香味的床鋪,和佈滿艾倫體溫的被窩。這一刻,利威爾在這麼美好的環境下竟然不小心就這麼睡著。天知道才剛進入夢鄉沒多久,他就遭艾倫如同打雷般的高貝聲響震醒。

  瞇了眼,利威爾一臉不屑地在房間尋找著這急著去死的小鬼身影。最終,被他銳利的視線尋到了於床舖旁微翘的臀。

 

  哈啊?小鬼你幹嘛不睡覺,還這麼精神地扮青蛙?

 

  非常好奇的利威爾於床鋪上伸了伸腰,立即跳到小鬼的身旁,滿臉疑惑地側起了精緻的臉蛋:「喵?」(小鬼你在幹嘛?)

  「誒?貓咪先生對不起把你吵醒了。」艾倫從床下傳出非常繁忙的聲音。

  利威爾玩味地學艾倫一樣趴在地上,時不時搖晃著自家尾巴,更學艾倫一直盯著眼前一片漆黑的床底,「喵?」(所以說小鬼你在幹嘛?)

  「誒!怎麼辦?連這也沒有!」艾倫慌亂地握起拳頭揮向地板。碰!

  「喵嗚?」利威爾再學他提起了前肢,再踩到地上。(小鬼。要我幫忙嗎?)

  「誒誒誒!貓咪先生請你乖一點。對不起我現在沒空陪你玩耍,」艾倫不耐煩地抱起小貓放回床上,摸了摸牠的耳朵,「乖,先在這兒等著。我在忙著找東西呢。」

  「喵?」利威爾看著自家小鬼又開始忙碌,玩味地又跳回來搞亂。

  「誒?貓咪先生請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我會很困擾的!你乖,一會再跟你玩好不好?」艾倫沒好氣地苦笑了聲。這小貓的性格怎麼這麼惡劣啊!

  「乖。這戒指可是我存了幾個月軍糧才能夠買回來啊!我還打算親手送給利威爾兵長──噢!」說完,艾倫的手指在不知不覺間被這兇惡的小貓咬住,卻遺憾地看著得手後的小貓快速往後跳去,「好痛啊!貓咪先生你怎麼突然咬我啊!!!」

  利威爾按住床上這個空無一物的棕色木盒,朝鼻子嗅了嗅,再抬頭望向正灰頭土臉的小鬼一眼:「喵嗚!」(死小鬼你為何不早點跟我說?再說我不喜歡別人送我戒指。)

  好啊豬攞!你膽敢偷我的戒指!有種!

  轉過身,利威爾立刻從窗縫躍出,在艾倫的眼前失去蹤影。

  「貓咪先生!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利威爾讚揚自己是貓類最強。


  待續。

【12點前的幸福】

10.

  轉眼間,一場你追我跑、你叫我吼,已經成為了兩隻不同大小的黑貓,極為激烈的追逐賽事──


  位於高處的櫃頂,是體型較嬌小的利威爾以銳利的目光,俯視下方。一張黑漆的小臉早己擺出了一副‘你死定了’的陰沉臉色。然後,他極為嫌惡的以自己的長尾巴不斷朝光滑的木板快速拍打,一身蓬鬆的黑毛亦因此炸得老高。

  這姿勢,正是向牠宣示着自己的“我是貓類也很強”的警告宣言。


  “喵嗚!”(喂。豬羅,你追夠了沒?)

  “喵?”(我的好孩子,你在說什麼?不要再胡鬧下去了。趕快跟我回家好嗎?)


  牠眨了眨幾近乎玻璃似的黑瞳、動了動雪白的鼻子。此時,當牠聽下了小貓莫名其妙的說話,亦...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