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ウトン

【12點前的幸福】

6.   “誒,那個……很抱歉兵長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被利威爾這般突如其來的一嚇,使得艾倫顫慄地低垂著頭。而過於緊張的氣氛,使得他的十指不經意間攥緊了拳,因而冒出汗水。

  好可怕!對上兵長這雙要‘拆你骨頭’的眼神,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忽然,利威爾抽離了壓制艾倫雙肩的手,便迅速以二指捏著了他的下巴、再抬高。一臉不屑的說道:“我說,死小鬼你不喜歡這咖啡就不要再跟我搶。煩死了。”


  利威爾顯然不太願意對上這小鬼此刻這張越發‘欠揍’的死蠢臉,所以他選擇以快速的一手,向擺放著咖啡杯子的桌面方向指去,“我倒覺得適合你這小鬼的,還是熱牛奶吧,對睡眠亦很好。”


  聽下兵長這突然間說出口的窩心話,頓時令本應情緒低落的艾倫,內心如同是於瞬間得到釋放一樣的百感交集。然後,他的雙瞳擦一下發紅,湧出了二條清晰的水柱,“兵長,利威爾兵長……”


  媽的!你這小鬼,到底在哭甚麼啊?至於嗎?眼淚鼻涕一臉都是,髒死了!

  儘管利威爾適時擺出了一副是多麼的不屑、和多麼的厭惡臉色,最終他還是嘆了口氣,並且別扭地踮了踮腳,把手放在艾倫的頭頂上,把看似很柔軟的棕色頭髮,抓得個凌亂,“小鬼你替別人擔心之餘,也要先確保自己的身體狀態良好。要是小鬼你膽敢在我臉前生病,在工作上幫不了我,我削你喔。”


  “利威爾兵長……”不行。兵長他……實在太溫柔了!好想就這樣擁抱他啊怎麼辦?


  瞧下死小鬼的眼淚還是像決堤般的湧出,利威爾的雙眉一皺,臉色極為陰沉的盯著他,“不要讓我把話重覆。”


  “誒……啊……真的很感謝兵長!可是……我更對不起兵長!”

  “哦?”

  “不行了,我實在控制不往了,我太喜歡您了!”


  未等利威爾來得及猜測他的說話,艾倫突然間歡欣鼓舞地伸出雙臂,把毫無預備的他擁抱入懷。但興奮中的他卻把持不往力度,令到懷裡的利威爾差點兒因此窒息致死。當然,後者的體內迅速湧上了一股的顫抖,且耳根微紅的一把推開了還在熊抱的小鬼,再對準他的肚皮上,送上一記害羞的飛踹。

  “痛痛痛!很疼耶,兵長!”肚一痛、腿一軟。艾倫雙手捂起肚子來,痛苦倒地。

  “嘖。我又不是小鬼,才不希罕被亂發情的小鬼抱。還有,誰容許你這小鬼不去洗手就直接碰我?被踹也是‘罪有應得’的。”

  言畢,利威爾迅速側過了臉,且動作極其快速地衝到桌面旁,取回了他的熱咖啡,“總之你這混蛋小鬼就給我快點滾回房間。還有,記得帶上這杯牛奶。”

  媽的!被死小鬼突然朝身上一抱,連心臟都在卟卟亂跳了!

  不過……臭小鬼身上該死的體溫,還不賴。


  與此同時,艾倫仰頭的目光,剛好看到了非常色氣的一幕。他的兵長耳根通紅,誘人的小嘴向杯子上輕輕地吹吹,貪婪的輕啜兩口。


  “啊啊──味道還不賴。”

  

  “媽媽,妳有看見嗎?兵長害羞了!”


  正當利威爾的視線偵測到臭小鬼的目光,正在‘觀賞’他的時候,他的動作像是逃亡似的,飛快地奪門而去。看到這裡,艾倫便是心花怒放地緩慢爬起,並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連忙取下了桌面上的熱牛奶,跟隨踏出茶水室。


  良久,一連串腳步聲響從空無一人的茶水室外的走廊上逐漸靠近。而伴隨腳步聲響的,是陣陣此起彼落的喘息,還有是毫不溫柔的說話腔調。然後,茶水室的木門被這人使勁地一個推開。瞧下放在桌面上的咖啡包已被打開,這人本應慘白的臉色,頓時更顯透白,“天啊!黑咖啡啊!你怎麼會在這的!?這次糟糕死了!”

评论(2)
热度(2)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