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ウトン

【12點前的幸福】

  1.  黑夜落幕,晨光初現──


  天空,一道耀眼的晨光,從高處晃動的樹梢穿過,斜照在樹蔭下正在翘腿而坐的利威爾兵長,這副童顏俊逸的臉龐上。白晢的肌膚與柔和的光線重疊下,形成令人怦然心動的鮮明對比。而伴隨溫暖的陽光,是陣陣迎面而來的清涼微風,緩慢而有節奏地吹起了他前額的黑色髮梢。令這雙一直皱緊的眉頭,意外地逐漸放鬆。

  

  儘管置身于當前這舒適的環境,還是不能夠令說話一向極為冷言冷語、和處事喜愛獨斷獨行的利威爾兵長,因此而從精神上放鬆戒備。然而,他一雙極為陰沉的眸子,如同偵測機般的以銳利的目光斜視四周──


  打從壁外出現巨人的首天始,以至被調查兵團所屬的精英兵隊,接二連三地施以突襲,成功一一驅除。辛勞的戰役結束,並同時換來了人類熱烈期盼的和平與自由,至今,已然經過了不少安穩的日子。縱使如此,但利威爾仍然相信‘和平’與‘自由’這二個簡單的詞,看來還是處于遙遙無期的狀態。


  哪怕是壁外已然不會再有巨人來襲,但壁內仍舊可以斷定的,是還存在着比巨人來的更蠢的行動、和比巨人更具嫌惡性的奪命咆哮。當然這一些的,就是居住于王城內,一直被他稱為狗娘養的──猪猡。


  而利威爾對于這些人而言,倘若不把他們逐一驅逐,也難以令他的面癱臉上,露出一副完全不屬于自己的不真實的感覺──笑顏。想到這裡,令本來面無表情的利威爾兵長,瞬間起得一身雞皮疙瘩,全身炸毛。他的臉色,越發陰沉地擺出了一副的‘就是看你不爽’的表情。


  卧槽!他MA的一群吃撐沒事幹的猪猡,還不知道我們付出了多少血汗,才換來這些安穩的日子也就算了。現在還風風光光的過着這些別人辛苦得來的日子,如同是出自自己的一雙手,辛勞拼出的和平天下一樣大吃大喝。


  現在倒好,在他們的眼中這巨人的威脅已然除去,早就安枕無憂。但最近,總是夾雜着某些有心人的偷窺目光,並把全數的焦點集中在‘人類最強’的利威爾身上。同時,更離譜的,就是那些猪猡們還向埃爾文下達軍令,要把他從調查兵團調配去憲兵团,企圖借此來增加外界對這兵團的關注性。當然,以上這一些的,是埃爾文仔細探索回來後的準確消息,也是最近才親口向利威爾說明調配的幕後計謀。


  而令利威爾感震驚的,是這三七分的禿頭埃爾文,竟然拋下了高尚的禮儀,且接二連三的白了這一些猪猡一眼,然後嚴謹地沉默拒絕──


  哪怕是埃爾文作出的反應,令這議會上的人一臉愕然,也令人神色為之一繃,但看來亦阻止不了這群猪猡們,這誓不甘休的體育精神。而伴隨雙方這絕不肯讓步的大前提下,新一輪的利威爾爭奪戰一觸即發。


  時而下達莫須有的軍事罪名、時而進行單獨的利誘對話,時而以強盜的手段向利威爾的身體上施以教育的暴力。打算以暴亦暴來把他綁回宪兵团,作起永久的觀賞之用。惟可恨的,是宪兵团這出人意表的兇悍手段,都一一敗在利威爾的教育下。


  疼痛,是我認為最有效的管教方法。而對於現在這憲兵团最為必須的,就是團體上的暴力教訓。


  為着此,利威爾擺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嚇人表情。而他銳利的目光,都是在威嚇着某一些已然暗中躲藏起來,還不怕死衝上前挑釁他的猪猡身上。


  “怎麼樣?利威爾。又在築起‘城牆’防範敵人來襲嗎?這副要吃人的臉孔該收歛一下吧,看得人很害怕喔。”這時,一道緩慢而有節奏的軍靴踏步聲漸近,埃爾文擺出了一副‘殺你不死’的萬年笑容。依稀從陽光的照耀下,他微揚的唇瓣裡,看得出他潔白的牙齒更為閃亮,“這次,我讓他們免費追加這體能訓練的活動,你看效果不是挺好的嘛。”


  言畢,埃爾文一雙依舊俊美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在不遠處的水池旁,正在跑圈子的調查兵團的士兵身上。隱約從他微睜的眼眶,看出了另一股若有所思的孤度。


  利威爾,你又在胡想些甚麼呢?有我在的一天奈爾這老傢伙也沒辦法把你怎麼樣吧?再說,別人難得給你送來的好意,好歹也不要冷漠地強人于千里之外啊!

  利威爾,戰爭早已經結束了。難道你就從來不懂得坦然地接受他對你的愛?要是你這張‘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臉,一直黑沉下去,哪怕是要把早已在旁緊張你的小鬼,都被嚇得個回頭跑了。


  “啊啊──煩死了。”或許是利威爾的心裡,早已猜測到埃爾文這傢伙想暗示的是甚麼。所以他殺人的雙目,如同警告般的向身旁的他瞪了一眼,“可是你也曾經承諾過我,允許我自己的班,我自己去‘親身管理’這句嗎?”嘖,你這個埃爾文禿頭死混蛋!


  五指一攥,利威爾使出了一道凶狠的手肘攻擊,毫不客氣地朝身旁的埃爾文的小腿揮去。遺憾的,是這傢伙如同洞悉先機般的,先以靈敏的左腳把利威爾迎來的肘擊踢開。一個轉身,他立即抓緊了對方的纖幼手腕往後一帶,再把他連人帶椅子的壓於身後的樹根上,令他動彈不得。

  

  動作既一氣呵成,也是如此的漂亮至極。


 “埃爾文,你還不快把你骯髒的手移開,這樹骯髒得要死了。還有,不要企圖用你的思維去揣測別人的內心世界!”


  利威爾想反抗。

  他真的想反抗。

  可是他的身軀完全被埃爾文死死的壓制着,想動也動不了了。


  “哈哈,利威爾你怎麼啦?我有說錯話了嗎?轉彎抹角是不好的行為喔。再說,現今的社會的戀愛是,‘沒分年齡限制’的,所以你不用這麼激動也沒有關係。”

  “難得可以抽點空閒時間出來郊遊一番,又碰上如此美好的環景。利威爾啊,你不會感覺多可惜麼?”

  “我是你的上司,你也是我的下屬,就算我再怎麼樣的命令,也是很合情合理吧。”


  話音一落,埃爾文識趣地收回了壓制利威爾身軀的雙手。他動作輕輕的,拍了拍他便服上不幸沾上了的塵埃。“利威爾啊,『珍惜眼前的美好、光陰一去不復反』有時候,這孩子也蠻‘可憐’喔。”


  “怎麼說話像我死去的老媽一樣的,煩死了!”利威爾惡狠狠地斜了埃爾文一眼,並感惱羞成怒地一手推開了身前的他。


  “噢?能成為‘人類最強的利威爾’的媽媽,看來我真的很榮幸。”

评论(7)
热度(1)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