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ウトン

討厭的寫手問卷II

寫手問卷II

 

1.曾經用過哪些名字發表?

曉秀、不可愛的秀秀、腐國的淺賴、小秀、我家矮子165。

現在的筆名是:小秀@壁外調查

(以前的筆名好多都黑歷史)

 

2. 常去的發文處?

FB、LOFTER、P站、百度貼吧、華夏天空小說網。

 

3. 習慣手寫還是打字?

大綱、人物背景、小綱、故事骨架<──手寫

正文內容,或者構思<──打字

 

4. 對於極短篇、短篇、長篇的字數認定?

極短篇──1500字左右

短篇──5000至1萬字左右

長篇──100萬字左右

 

5. 目前為止寫過多少篇文章?(已完、未完、斷頭+短篇、規劃中)

等待填坑:(亂馬同人)

あかねの手纸が届いた、無逝的愛。

已完結方面:(亂馬同人)

回憶,升降機(黑歷史)、灰色的童話(黑歷史)、時光穿梭‧重返古代(黑歷史)。

等待填坑:(進擊的巨人同人)

艾利:12點前的幸福(進行中)、我的平胸女友(規劃中)、《エレリちゃんかぞく!》<--借梗、

利艾:

被喚醒的記憶(無限其棄置)

團兵:

永遠の希望(日記向)。

遠有利韓的一篇完結生賀文。

自創是:

嘗盡天下:我的妃請別鬧(規劃中)、御用小二笨彌生(等待重修)

 

6. 從什麼時候開始寫文的?

大約2010年5月左右開始寫,現在都快4年多了。(扶額笑)

 

7. 第一篇文章是?

(亂馬同人)時光穿梭‧重返古代(黑歷史)。(你就不要吐槽我了吧!)

 

8. 自創多還是同人衍生多?

一看就知道我是同人黨。<--你夠

 

9. 覺得對自己寫作影響甚深的作家/書/音樂?

度寒、和澤野弘之的背景音樂。(還有很多,我不記得了)

 

10. 寫文時有什麼禁忌嗎?

不許有人在旁邊騷擾我!令我不專心!

 

11. 投稿過否?

沒有。(我會選擇自資出版)

 

12. 承上,投搞過的話,錄取了嗎?沒有投搞過的話,為什麼不呢?

感覺要在這茫茫小說介混,自資會令自己有多點信心?<--不要打我

 

13. 寫自創時,裡面的角色數量?

大多都是10~20左右。(不計雜魚)

 

14. 有分章節的習慣嗎?

從我開始寫作以來,就有這習慣了。

 

15. 承上,會刻意控制章節或一段的字數嗎?

一章1500~2000左右,好計數。(當然也有爆字數的時候(笑))

 

16. 寫作時會避免用的字句?

這點啊,我都不會太計較。當然要看故事的意境去挑。

 

17. 寫文時的習慣是?

以前是下午4點多的,現在都要8點才寫了。(工作黨你懂的)

 

19. 對於寫作這件事,有想達到的目標嗎?

較早前,我是以想出名為目標。可是現在,我以興奮為目標!

自己開心,看的人也要開心為目標!(拍胸)

 

20. 對於寫作,有什麼樣的堅持?

我堅持文章的整體觀賞度,所以會不斷修改文章。(我是文章潔癖者)

 

21. 寫文時,習慣的時空背景是現代/古代/未來?

古代<──超喜歡!

 

22. 承上,地點在國內/國外?

古代有國內/國外嗎?(低頭沉思)

 

23. 喜劇還是悲劇收尾多?

要看故事啊!HE,BE我都可以的~(你滾)

 

24. 會在意筆下人物的性向嗎?

當然會!!!!(拍桌)

 

25. 開始寫之前先幫文章命名,或是寫完後?

先寫前。通常都會修改好多次。

 

26. 承上,通常是怎麼命名的?

就是看心情命名吧?(好敷衍)

 

27. 親情/愛情/友情,以上三種主題都寫過嗎?

都有。(還有基情)<──這是最重要吧?

 

28. 覺得在自己的文章裡最重要的部分是?

浪漫場景?還是誤會的分手戲。(笑)

 

29. 關於自己的文章風格,別人怎麼說?

簡單,易明白,天真可愛!<──這是什麼?

 

30. 常引用其他出處看來的字句嗎?

有。最多的是成語裡的,還有三國演義的,其次就是戲劇裡面印象深刻的字句。

 

31. 對於「如果劇本裡有一隻槍,這隻槍就應該被發射」的看法?

可以看成因為相愛才槍殺對方?(你在回答什麼鬼!)

 

32. 有被盜文過嗎?

有。還因為這事,我失落了好久也提不起寫作慾望。

 

33. 有因為發表文章而認識的友人嗎?

嗯。(點頭)這個還真的是很多呢~志同道合的朋友真的很多,哈哈!

 

34. 被稱讚過嗎?

是有的。不過有時候也被吐槽很多的!(無奈笑)

 

35. 再也不能寫作的話,願意拿什麼來交換寫作的機會?

增強烹調甜品的機會。

 

36. 寫作這件事在你人生中的重要性排在第幾位?

第一。

 

37. 通常以什麼做為文章的中心?

這個嘛,沒什麼特定的。

 

38. 寫不出來的時候,會做什麼?

離開電腦/稿子,先做其他事找回靈感。

 

39. 被截稿時間逼過嗎?

有呢~說上來真的是死亡趕稿時間!!!(吼叫)

 

40. 會向你催稿的人?

我責編不會向我催稿的!(笑)

 

41. 有沒有想過自己會寫作到什麼時候?

到我對這(寫作)失去興趣的時候/到我死去的時候。

 

42. 經常出現在文中的字詞?

很多啊,寫上都要好久吧?

 

43. 有不希望自己寫的東西被誰看到嗎?

這個啊,好像沒有呢。

 

44. 寫一篇文章會修改幾次?

5次以上,要修到我完美為止。(我是文字潔癖者)

 

45. 花最久時間的文章是?

這個恐怕計不到。要說完結的,花最久的也是一年吧。

 

46. 列一下,到目前為止最滿意自己的三篇文?(擇一貼一小段喔)

【御用小二笨彌生】

第六卷,四十一章 逃亡 

 

  一具小小的身軀,很快便穿過了這道的紅木小門。隨着此門出口的另一端,是逐漸強烈的耀眼光芒,和人們此起彼落的嘈雜聲音。

  迷糊的眸子不停眨啊眨,彌生伸出手來,輕揉一番。他的清晰目光,再次全神貫注的橫掃全場。卻發現,已然身處在一間像是民間客棧的茶樓食店。

  空氣中,彌漫着一股誘人食慾的食物香氣;而環境的四周,是無數食客安坐在木椅子上,正愉悅的享受桌上各種美食、大快朵頤、把酒談心。而當中,亦有數名貌似是店小二的老傢伙,不間斷的從

  無數的桌子旁快速閃過。而對於彌生的突然出現,路過的人們都不忙拋下了一道不悅的白眼。

  “走走走,哪裡來的屁小孩,快點走開。都不要妨礙咱們的工作!”

  “噢!?看來不是食客喔!哪就給老子識趣的滾遠點!不要妨礙咱們源源不絕的生意!”

  “啊──看下這張可憐的臉蛋。這小孩難道又是前來騙食的麼!?來人吶!都給老子帶走,拖出去!不要給他弄得地方也骯髒了!”

  無數不善的目光,和流氓的呼喝腔調。此刻,受到連番羞辱言語的彌生,漸覺氣憤。小手拼命的緊握雙拳,欲上前跟隨破口大罵。剎那間,後方卻突如其來伸出一隻猿臂,迅速抓緊了他的後衣領、

  重力抽起,繼而大步奔向門口。瞧下可憐的彌生,恍如垃圾般的被重力拋出門外,毫無美感的扑到地上,五體投地。碰!

  “耶──本爺的鼻子,很痛!”勉強從地上緩慢的爬起來,他的鼻子,再度紅腫一片。

  言畢,他一轉身,卻碰上了一道途人正圍觀的差異目光,還不斷暗地裡作指指點點。

  “看什麼!如此俊逸的本爺,豈可能是騙食的小騙子!”呸,都長什麼的狗眼了!縱使本太子生性不好、品德欠奉,也不像個流落街頭的骯髒乞丐吧?

 

此話一出,彌生的內心卻剎時清醒過來──

  等等,本爺不是正要逃走嗎?現在不就成功逃出來了麼?

  然而,舖內卻跟隨傳出了一道為人熟悉的男人喘息怒吼聲響。“你們這群屁股生上腦袋的,還拋這小屁孩出去幹嘛!?還呆滯着的滾死!還不爽快的給老子去抓他回來!”

  彌生的雙眸一瞪,小步的往後退。

  糟糕!又是這粗魯的男人!呸呸呸!本太子才沒有這麼的笨拙,成功逃出來,卻再次被你活捉回去!何況這還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是死手不放!

 

  陽光,溫暖的照射在他瘦小的身軀;微風,舒適的迎面吹襲而來,吹起了他的亮麗秀髮,形態甚美。

  現今的他,亦對於這種重獲自由的重生感覺,分外慶幸。縱使死命逃避追捕,不斷往前奔跑。仍不忘揮舞雙手,或自轉、或跳躍,高興萬分。

  他這副模樣是儲君太子?說出來又有誰會相信吶。哪怕是誰家沒管教好的頑皮小孩,逃家通山亂跑。

  伴隨他的奔跑,是不停在轉變的四周環境,兩旁的店舖早已開門做起生意,而街上的地攤,是百姓們各自擺出自家商品,吸引顧客。

  魚、肉、青菜、珠寶、古玩,甚至還有各式各樣的防身武器,和一些姑娘家所用的脂粉香料,手帕扇子等等,應有盡有。當中,還夾雜着百姓們此起彼落的嘈吵說話聲響。雖然內容卻事不關己,但彌生感覺恍如置身於齊國的皇宮中,接受他的俊和一群跟自己相差沒多少年齡的隨身奴才‘跟屁蟲’。上前歡呼一番,迎接自家主子平安歸來的嘈吵聲響。是有着無限的歡愉感覺,和說不出內心的思念湧現。只可惜,這一些都只能夠作為甜蜜的虛幻回憶。而他的俊亦沒可能因此死而復生。

  罷了,既然現實不能夠擁有的,幻想一下又何況?

  伴隨思念突然湧上一陣莫名虛幻的安心感,彌生的唇瓣稍稍一揚,形成一道愉悅的弧度。為他正惴惴不安的心情,撫平了幾分的迷茫擔憂。

  “俊,等我喔。我現在立即趕回來,你千萬不要生氣。”此言一出,彌生的雙眸卻不安分的湧出一道,令人越發傷感的淚。

  淚水,沿着小臉的兩側滑落,迅速沾濕了他的絲綢衣領。

  “糟糕!我究境在幹嘛。現在還沒回到齊國,就已經哭喪著臉。要被別人看見,這不是很可笑嗎?堂堂儲君太子,卻實實在在是個如假包換的愛哭鬼。俊,你也是這樣的想吧?”小手一伸,彌生以衣袖迅速的抹去眼角的淚珠。不行,現在不是正傷感的時候吶,還哭幹嘛?

  稍稍安撫了內心的傷痛,彌生再次側臉往後方一瞧,卻發現,身後還是追趕着三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還是擺着一副如出一轍的欠揍臉,和狗腿般的死纏爛打,真煩!

  哼哼哼!論逃跑,本太子無人能及;論手段,本爺也可以更下三流!

 

  ※ ※ ※

 

  繁華的大街小巷裡,是從中不斷來回穿梭的追逐身影。和百姓們驚恐的四出躲避,生怕被無辜的牽連下去,傷神又傷身。

  “呸!單憑你們此等的三腳貓追逐功夫,就想輕易活擒本太子?噢!這不是早了一百年吶!”黑白分明的眸子不停轉動,小唇瓣再次一揚,散發出陣陣的陰謀笑聲。

  他的目光,似乎看準了某些東西,可以大玩一番。

  要玩?好的吧,都一起來吧,本爺大不了作最後的奉陪到底!要玩就該開懷盡興,不‘喪’無歸!

  穿過一條窄巷橫街,是彌生前方的身影突然消失。良久,追上來的三人,紛紛的飛奔上前,欲生擒這可惡的小傢伙!

  眾人的腳步往前一踏,即被地上預先佈置了的機關陷阱絲線,相繼絆倒仆地。碰!

  繼而,還被預先佈置了在旁的夜香木桶,重力的一推打翻,潑上了全身,散發陣陣‘騷’香撲鼻!

  “哇哈哈──活該!看吧、看吧,想來個人多欺人小?本太子才沒在怕耶!”站在遠方的彌生,雙指捏著鼻子,還不停的俯身捧腹大笑,不亦樂乎。

  哼!想同本爺鬥?倒不如爽快的趕緊回家,換好洗好吶!真的,很嗅耶──

  不行,真的很好笑吶,笑得他面形扭曲,肚子也發酸!

  勉強從開慣大笑中,強擠出另一股的沉默嚴肅臉。彌生的小手交叉着擺放於胸前,再次送下一記的鄙視白眼。“怎麼樣,還追了嗎?倘若再追,休怪本爺不客氣。”

  就算沾上一身騷又如何?更何況若然空手回去,沒準被罵個狗血淋頭。還不如拼死一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亦是對如此玩劣的小傢伙,最好的唯一選擇,亦別無它法。

  拼了!板叔只是提到要把這小孩活捉回去,可沒重點提及,能不能傷害他!

  思及此,三人即一起從衣袖中抽出,一條粗長的鞭子。憤怒而凶狠的向彌生的方向衝來。

  “若不想受皮肉之苦,就乖乖的跟咱們回去,沒準不傷害你半分的幼嫩肌膚。”

  “噢!看來還真的‘招呼’周到。連迎接回去的方法也更與眾不同。這皮鞭──”

  如此場景的危險性,他當然知道。一但被鞭子擊中,哪怕是鮮血直冒,更何能永遠留往了不滅的傷痕。

 話音一落,彌生的小身子往後的一轉身,從後方更窄狹的通道,快速奔去。

 

【亂馬1/2 無逝的愛 】(黑歷史,沒文筆,又半形輸入法)<──看看就好。

第三章 後序,番外篇

【保健室】

 

  橫看這時的保健室房間,打從剛剛開始,本來嘈吵的人聲經已不再.隨著山崎等眾人的身影跟聲音消失,大介跟浩的腳步,也跟隨地步出了房間.而言這刻...寧靜的房間中,只剩下亂馬跟小茜的單獨相處.

  微風從半開的窗縫輕輕吹進,頓時感覺悶熱的熱紛,增添幾分涼快.午後的陽光,緩緩斜照著這時的房間.令本來緊張的兩人,在瞬間感覺到如同被母親,溫柔般的呵護懷抱下,哪種份外安全的安撫感.這刻兩人坐在床上背對背的,沉默而不語.

  突然...小茜從寧靜的氣紛中,輕聲地傳出了一道聲音,「哪個,山崎先生的...好像跟你很熟絡喔?」

  「才沒有啦...我們不都是今天才認識的,」

  亂馬手握山崎所送的懷錶來,用細膩的目光,全神貫注地細看著.再說:「更何況,我跟他...只是平水相逢的朋友...」

  「平水相逢的朋友...是嗎...」

  小茜一臉憂心忡忡的,再說:「可是,怎麼我看著他...像是很關心你似的.」

  「如說是今天才認識的...不是感覺很怪異嗎?」小茜再反問道.

  「嗯...是嗎?」亂馬輕聲地作回應.

  「嗯,」小茜雙腳屈膝起來,臉頰微微依靠著,再說:「怎麼我看著他...對你的感覺,有如自己的親人般.哪份細心跟擔心的...這欺騙不了任何人,更何況...別人一眼看見了就懂得...」

  「喔.」亂馬微弱地發出了一聲和應聲.

  擺著一臉哀傷的,小茜再說:「雖然...媽媽自少就離我而去的,但畢竟...她的哪份呵護感跟安全感的...我到現在還是,從來也沒有忘記...」

  「的確,自從我跟媽媽相認以後...我也漸漸感受到,在母親的懷抱下,哪份無微不至的呵護感...這感覺...真的是沒辦法形容.」

  亂馬一邊說的,內心卻充滿無比的感觸.

  「不過呢~」

  小茜突然仰起頭來,再說:「幸好,上天把你帶到了我的身邊,哪份母親的安全感覺...我又再次感受到.雖然啦...你是男人說.」

  「可是...我真的很高興.」

  小茜再說.

  「嗯,我也是呢...能認識妳,我真的很高興,」

  稍微感肯定的,亂馬微點了頭,再說:「不過啦...話說回來,回想我當時初進天道家的時候,真的吓了一大跳呢.」

  小茜明知道答案的,還是感有趣地作反問道:「這話何解?」

  「還以為妳是個溫柔可愛的女孩子呢...雖不知,當我一變回男子時...卻被妳誤當是色狼的,將我痛打啊.」

  亂馬一邊說的,卻擺上了一個無奈的臉.

  「哈哈哈,沒錯啊~」

  小茜一臉笑意的,再說:「誰叫你當時赤裸在我眼前,哪時我還很害怕呢.自出生以來...我還是初次看見男人的裸體說...」伴隨著小茜的說話,是她尴尬的臉.

  亂馬反駁說:「喂! 誰叫妳在哪時候,也跟著衝進來了! 是我一早進入浴室的說.」

  「啊啊!! 哪時候誰知道你是不男不女的.」

  小茜自內心暗笑了下,口中的說話,卻是在故意挑釁亂馬.

  「對啦,對啦!」

  稍微感憤怒的,亂馬再說:「我就是不男不女的,妳現在拋棄我也來得及喔.」這番的說話,明顯是稍微帶著晦氣的.

  這刻...小茜手掩肚皮來放聲大笑,「哇哈哈!!!」

  亂馬不憤地回答,「笑,笑什麼!」

  「我啦...哈哈...」

  小茜按捺不住的,笑得雙眼現出淚光,再說:「你看你~ 這麼認真的幹嘛.」

  「我才跟你開玩笑啦,這麼認真的.」

  小茜再說.

  「什麼嘛,我可是認真的.」

  「你啊~」

  小茜說著說著的,跟隨爬到了亂馬的身前,再說:「要我拋棄你嗎? 我可不會放手喔...還要跟隨你一生一世呢.」

  「小茜...」

  充滿感觸的目光,亂馬細望著眼前的小茜.

  「可是...哪時候,我的裸體,不都是已經給你看見了嗎? 還要是二次喔,你啊~ 已經佔盡便宜了.」

  「哪麼...我們就當扯平哩...互不相欠的.」

  說著說著,這刻...小茜的臉,頓時紅如番茄般.

  「嗯...沒錯呢,」

  亂馬伸手輕擁小茜入懷中,再說:「無論哪時候的小茜...或是現在的小茜,甚至是未來...永遠的小茜.」

  「嗯?」

  「我都會全心全意地...只容許我自己愛她一個人.絕對不會像以往的我...總是,被女生玩弄的團團轉,更是令妳感生氣.」

  亂馬的目光,還是細望著小茜,而雙手更是越加抱緊她.

 

  「亂馬...謝謝你.」

  這刻...從亂馬的說話,以致他細微的動作所感覺得.這刻的他...經已將小茜緊緊地抱緊佔據了,亦不會再次讓自己再失去她.彼此間的呼吸氣息,彼此間的身體體溫接觸,這刻...亂馬的雙唇,輕輕地印

  在了小茜的雙唇上.幸福的時刻,幸福的感覺...這一切,已經不是單靠說話裡所形容所表達的.

  當溫熱的熱吻過後,小茜擺上了一副幸福滿瀉的臉,嘴角隱約地露出甜絲絲的甜蜜笑容.

  小茜在亂馬的懷中,再次輕聲說:「哪麼...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當然!」

  亂馬理直氣壯的說.

  「你不是說愛我的嗎? 為何還要生我的氣?」

  小茜感疑惑地反問.

  「好歹我也是妳的老公說...在別人的面前,妳總是對我呼呼喝喝的.這...我還有面子嗎?」

  「喂! 你是否男人來的,心胸這麼少喔~ 還真的這麼記仇.」

  話畢,小茜伸出手來,重敲下亂馬的頭.

  「很,很痛呀!!! 幹嘛又打我.」

  亂馬苦起臉來,再說:「才剛剛是這麼溫柔的,突然又露出原來的本性了!」

  「還說什麼[露出原來的本性],」

  小茜激動再說:「喂! 什麼嘛,我有這麼的恐怖嗎!」

  「當然!」

  又是一個順口的回答.

  「嗚...」

  隨著亂馬的說話,小茜立即轉身背向他,她的雙眼卻漸漸地露出淚光.

  「不不不!!! 不是的! 這不是我要說的,我不是想這樣子說的!!!」

  深深知道自己又說錯了話,亂馬立即揮舞雙手來,表示歉意.

  「我知道...在亂馬你的心中,我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太太,更是不懂溫柔和關心...」

  「不是的! 不是的! 這,這一切也不是這樣子的!!!」

  亂馬又是連忙揮舞雙手,不停地作解釋.

  「明知道...結果會是如此,但我還是不斷的去愛他...雖然手段有時候會暴力了點...」

  「小,小茜...聽我解釋! 這一切也不是這樣子的!!!」

  情急下,亂馬雙手緊握小茜的雙肩,將她快速地轉向自己.

  「呠~ 騙妳的,笨蛋!」

  小茜裝起了個極古怪的臉.

  亂馬呼喊說:「啊!!! 妳又欺騙我.」

  「亂馬笨蛋~ 我才不會這樣子就哭呢.」

  小茜臉露成功感的,歡喜萬分.

  「嗚...妳看妳,又在欺負我了...」

  亂馬手掩著臉頰來,不斷傳出哭泣聲.

  小茜怒叫道:「喂! 這麼小事你就哭啦,真掉光男人的臉!」

  「我...我可是弱小的心靈者...」

  亂馬又是一個不知所謂的回答.

  「唉,好了...怕了你啦.雖然我是不太願意的,但看你這可憐樣子,」

  小茜站回地上背向亂馬的,緩緩彎下身子來,再說:「來~ 我背你回家去吧.」

  「不要!」

  亂馬不滿的側起了臉.

  「快點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就最好給我乖乖點.」

  「我才不要妳背!」

  又感無奈的,又是感氣怒的,小茜反問道:「喂! 難道你想今晚在學校中睡嗎?」

  「......」

  小茜的這番說話,亂馬隨即反駁不回去.

  「好了,就不要再跟我鬥氣了好嗎?」

  小茜側起臉來,望向亂馬,再歉意說:「對不起啦,都是我不好...」

  亂馬支支吾吾地回答說:「不...小茜妳沒有不好...」

  「哪麼,就跟我先回家好嗎? 你的傷可得要好好地休息.」

  小茜還是溫柔地關心細問.

  「嗯,」

  一邊回答的,亂馬感害羞的低下頭來.再輕說:「下次...不可以這樣對我喔,我還是喜歡溫柔的小茜...」

  「知道啦,你真像個長不大的小孩子.」

  「長不大不是有很好嗎...至少可以向妳撒嬌...」

  「你就是愛說這無厘頭的.」

  很快...伴隨著兩人的對話,身影經已漸漸遠離學校...並消失了.

 

【12點前的幸福】

利威爾變成貓,在艾倫不知道的情況下。

 

  如此近的距離,如此近的臉龐……

  在這柔和的燈光照亮下,利威爾更清晰的看到了於艾倫脖頸上充滿朝氣的健康膚色、上下滑動的喉結,和來自他的口腔內所吹出的灼熱氣息。如今,利威爾更是不能自已的把視線停留在眼前這小鬼,這張還未褪去天真且帶有一絲帥氣的俊美臉龐上。

  漸漸地,利威爾的耳根發熱,心臟胡亂跳動。

  艾倫。

  他是艾倫。

  是人類的希望。

  也是能夠把我內心深處熄滅的火種,再次燃燒起來的衝動小鬼。

 

  想着想着,利威爾在不知不覺間腦補了和這小鬼結婚後生活在一起時的各種溫馨場面。惟可惜的,是這股浪漫的氣氛,也於同時幻滅。

  他的靈魂,再度被後頸上傳來的一道尖銳痛楚拉回。然後這小小的身軀一顫,深吸了一下已然因痛楚而變得濕潤的鼻子:「喵嗚!」(你這蠢貨!痛死我了!)

  「貓咪先生你怎麼了?是有那裡撞傷了嗎?快點給我看看。」

  語畢,艾倫毫不客氣地拽住了小貓後頸上的皮毛抬高。他左看看、右看看,「誒。沒有明顯的傷口啊……貓咪先生你究竟是有哪裡──”艾倫還沒來得及說的話,就被手腕上突如其來的一道痛楚極速消音。

  而他亦預料不到,手上看似非常乖巧的貓咪竟然立心不良偷襲他。還在他精煉的手腕上留下了五道駭目驚心的深長爪痕。而啟事者,就趁着他吃痛鬆手的時候順利逃脫。

  前者一臉遺憾地立即從藥箱裡掏出酒精消毒傷口,而後者卻擺出了一副重獲自由的勝利臉孔。

  利威爾迅速逃到了艾倫觸摸不及的地方對峙著他,而他身後的長尾巴懶洋洋地輕放於爪子上。待完全確定再沒有危機的時候,他才鎮定扭頭伸出淡紅小舌舔了舔後頸處疼痛的皮毛,和舔去沾在爪子上屬於艾倫的血跡。

  爾後,他抖了抖頭頂上尖尖的黑耳朵,並向床舖上的艾倫發出警告:「喵!」(你這白痴。扯得我的黑毛都掉了不少也很痛你知道嗎?早警告了你。現在被抓了也是罪有應得的。)

  「誒。貓咪先生你幹嘛突然動粗起來了?我可沒得罪你啊……」艾倫極為無奈地皺了皺眉。一雙如寶石似的蒼綠色瞳就這樣淚眼汪汪的盯在自己越發紅腫的手腕上。

 

  這隻小野貓,究竟是誰家的啊?這麼惡劣的性格,我看牠的主人的人品也好不到那裡去……

 

  利威爾眨了眨黑漆的黑瞳。同時他更清晰的看到了艾倫這雙可憐兮兮的眼睛,和蠢到死的痛苦臉。

  如此深愛著他的小鬼,迫得利威爾不能自已的跳躍上前,連忙跳上艾倫因為驚慌而打算轉身避開他的跳躍的身軀上。最終,利威爾覓到了手腕上紅腫的傷口。愛憐的他已不顧得小鬼的掙扎,便伸出舌頭就向艾倫已然紅腫的傷口上舔了舔。

  「喵──」(得了小鬼。我不是早叫你放手。你看,傷口都腫得難看死。你真的蠢死了!)

  面對小貓突然間轉變的溫柔態度,使得艾倫腦海陷入當機狀態。而還未能猜透出小貓在幹嘛的他,就被牠下一步跳在地板上的動作嚇得驚醒過來。

  「誒。貓咪先生你這是要去哪裡啊?」艾倫抓了抓頭,也跟著小貓的方向走去,「這是門啊,貓咪先生你想出去嗎?糟糕!都這麼晚了,你肯定想回家了對吧?」

  如此可愛的小巧腦袋、看似很柔軟的黑色耳朵,這一秒,吸引得艾倫不禁伸出手來打算仔細撫摸一番。怎料到他的手快觸碰到小貓的腦袋時,眼前的小貓竟然一張口就把他的睡衣衣袖狠狠咬住。

  小貓嬌小的身軀就這樣被艾倫吊於半空搖晃,從而露出了眼底下圓呼呼的黑色肚皮。

  「喵嗚!」(夠了小鬼!傷口不痛了就來幫我打掃房間。我的房間像個垃圾堆似的髒死了。還有,幫我收拾一下被我打到休克的豬攞!)

  「誒?連貓咪先生你也捨不得了我是嗎?」

  「沒關係呢,反正我也是一個人睡的。而且又睡不著……啊!不如貓咪先生跟我聊天好嗎?最多我把兵長給我的熱觧奶,分一半給你飲怎麼樣?」

  「喵!」(死小鬼你竟然不聽上司命令嗎!)

  話畢,艾倫把還咬住他的衣袖的小貓擁抱入懷,輕撫了一下牠的頭頂。然後小心翼翼地將杯裡的熱鮮奶倒了一些在另一個小碗子裡,再把不斷掙扎的小貓放在桌面上。

  「喵嗚!」(夠了小鬼,先幫我打掃房間啊!)

  這一秒,艾倫非常滿意放在眼前這個印上了貓形圖案的碗,和這隻不耐煩的黑色小貓非常相似。他內心百感交集地開懷大笑:「哈哈。貓咪先生你請不要大意地享用吧。身形這麼小,牛奶飲多點才能快高長大喔!」

  「喵喵!喵!喵嗚!」(艾倫你夠了!你知道作弄上司的嚴重後果吧?還有是你這小鬼明知道我不喜歡飲牛奶,還要逼我飲你這是在找死麼?)

  利威爾本打算一腳把碗中的鮮奶踢翻,豈料到他的視線正好對上了艾倫這極為燦爛的甜蜜笑容。良久,他又不忍心地收回了腳,死死地以鼻子嗅了嗅杯中的鮮奶:「喵?」(真的要飲嗎?)

  「怎麼啦?不會燙傷舌頭沒關係的。來吧,貓咪先生我們一起飲啊!」他伸手摸了摸小貓的頭頂,邊拿起了自己的杯子。

  在明月的襯托下,一人一貓就這樣面對面分享了這杯溫熱的鮮奶。而一直也不喜歡飲鮮奶的利威爾,這一刻卻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馨甜蜜感覺。

  這杯鮮奶真的沒有他所想像般的噁心,仔細品嚐下又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甜膩香氣。

 

  啊啊……牛奶之前我有加過方糖嗎?這口感還不賴。

13.

 

  「所以說,能夠加入調查兵團驅逐巨人就是我畢生以來的夢想!」

  「除了能夠認識到利威爾班的各位前輩,我還愛上了一直令我敬仰、令我愛慕的人……」

  艾倫一副心滿意足的走近床邊。一個轉身,他張開雙臂舒適地躺在柔軟的床鋪上,「雖然我們的愛情都經歷過了不少挫折,但憑著我們的信念,總算成功克服障礙。」

  利威爾安靜地坐在桌面上聆聽,對於他的說話時不時抖抖耳朵表示讚同。但當他看到了艾倫這副燦爛得閃死人的笑容時,便迅速跳到他的身旁,伸出肉呼呼的手掌,就印在這張欠揍的臭臉上。

  「喵嗚!喵!」(我說小鬼,感謝上帝夠了就來幫我。)

  「什麼?貓咪先生你也想知道我的戀人是誰?」艾倫一臉興奮莫名就伸手穿過了小貓的腋下抬高,「這個人啊,就是人類最強!也是現今調整兵團鼎鼎大名的利威爾兵長喲!」

  從沒想到他的話音剛落,就迎來了小貓近距離的尾巴甩臉,「喵喵!」(死小鬼!我的房間髒死了、垃圾清不了,就連我的說話你都聽不懂了!)

 

  混帳!究竟有誰明白我變成了貓的悲慘心情!你這死小鬼,快看清楚我就是利威爾!

 

   一張口,利威爾柔韌性極好的脖子一扭,快速對準艾倫的手肘上咬去。儘管如此,還是令機警的艾倫及時鬆開了手避開了他的攻擊。可利威爾預料不到,這小鬼會以一道雷不及耳的速度,施以一道漂亮的反手,瞬間揪住了他的後頸皮毛。

 

  死小鬼你是白痴嗎!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艾倫玩味地盯著小貓越發反抗的身軀,和帶著殺人意味的有趣臉蛋。此番的動作更令到艾倫立心不良地伸出了手把牠的腦袋上的黑毛揉成一團,「誒。貓咪先生你怎麼這麼激動?難道……貓咪先生你也是利威爾兵長的真愛Fans?」

  聞言,利威爾不滿地以他的長尾巴重力地甩在他的手腕上,「喵!」(死小鬼你真的夠了!)

  「是真的喔?」艾倫感覺不可思議的望著小貓,「既然大家也是愛著利威爾。那麼貓咪先生你也會支持我全力保護利威爾兵長的人生安全吧?」

  語畢,艾倫將小貓輕輕放在自己的肚皮上,「話說回來。貓咪先生的暴力跟利威爾兵長的還挺像喲!」

  斜著眼睛,利威爾最終放棄了依賴艾倫的掃除請求。取而代之的,是令他最為自豪的利爪伸出,放在艾倫的高挺鼻樑上。「喵嗚!」(我暴力?死小鬼你今天很有膽量啊。)

  「……哈哈。貓咪先生你不要生氣嘛。那個。我並沒有詆毀利威爾兵長的意思啊!」

  面對這喜怒無常的小貓,艾倫感覺哭笑不得。他伸手移開了牠的手掌,又於牠的背上溫柔地順毛。而從沒享受過這小鬼如此細心地替自己按摩的利威爾,此刻舒適地趴了在艾倫起伏不定的胸膛上。

  他一邊抖動耳朵感受著只有他才可享受的艾倫體香;一邊在心裡默默地記下屬於艾倫的心臟跳動。

  艾倫是他的。

  沒有人可以搶走他。

  也沒有人可以把他們強行分開。

  「喵咪先生?」艾倫戳了戳小貓越發下垂的腦袋,「跟你說喔。前陣子埃爾文團長跟我聊天時,有談及到利威爾兵長的童年回憶。」

  「喵?」(哈?什麼?)

  咬著牙,利威爾怨恨地晃動尾巴,眼睛瞇成了一條危險的直線。

 

  死禿子!不是早已跟我勾過手指要幫我保密?

  ……哈。有種喔!要是老子變回人類,首先就把你的假髮削下來燒了!

 

  「誒。我知道擅自聽取上司的私隱是我的不對。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夠了解多一些兵長的過去啊!」

  語畢,艾倫頭頂上不知從何冒出的狗耳朵無精打彩地垂下。他的心,逐漸變得空蕩蕩起來。「要是給利威爾兵長知道了,又會說我白痴小鬼多管閒事吧。」

  「喵嗚!」(死小鬼你是什麼性格,我又怎會不清楚?再說,這些也沒有什麼好聽的吧?)

  利威爾不滿地看到了這張『蠢到死』的哭喪臉。他再次郁動身體,又在艾倫的胸膛上尋到了另一個更舒適的位置躺下。而利威爾的溫暖肚皮,就這麼壓在艾倫的身上,非常霸道。

  「喵。」(沒人一出生就可以掌握命運。更何況這是人生必須經歷考驗才能成長的過程。若是執着於童年回憶,就真的是窩囊廢了。)

  「誒?貓咪先生你是怕我被兵長責罰?在替我擔心嗎?」艾倫的靈魂瞬間被小貓的安撫聲音鼓勵起來,

  「雖然這個真的是個不怎麼好的童年回憶……但是,從今天開始,我再不會讓利威爾兵長受這一些屈辱與傷害!」

  「驅逐!我要把壞蛋全部驅逐出去!一個不剩!」

 

47. 承上,理由是?

我感覺,這些文章是我寫作的寶貴經驗,它們見證我一直至今的寫作成長。是我重要的回憶。

 

48. 寫到這裡,對這份問卷的感想是?

(拔刀)你有種再編多一些問題!我打字手好酸!問這麼多幹嘛?

 

49.快樂的點名時間,請點~

多謝華夏天空!以及多謝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好友/讀者。有你們,我才有寫作的動力!

 

小秀補充:要是我的作品能令大家喜歡,這才是我寫作的動力!:要是我的作品能令大家從此喜歡看小說,這就是最好不過了!


评论
热度(2)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