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ウトン

她是一位忠於職責的女性。

動作毫無女性姿態,性格富男性剛強

行為雖然作死,但也有關心部下的一面。

是《進擊不可缺少的角色》

恭喜今天是韓吉佐耶分隊長的生日!生日快樂啊!

讀前注意:人物OOC 加入作者妄想 版權在創先生的手上 原著背景

韓吉部份少量弱化。

CP向:艾笠,利韓。

可以的話就開始朝下看吧!


  清涼的風,醉人的夕陽。

  如今,正是人類與巨人展開連場大戰以來,取得漂亮的勝利的大日子。

  雄偉的牆壁,包圍了人們的歡呼聲。

  七色的花瓣,於空中歡快地盤旋起舞。

  市鎮上,是無數人們期待着英勇的將士凱旋而歸的震撼場景。

  他們懷着心感交集的心情各自捧着鮮花、新鮮水果、還有於河間抓來的鮮魚站於兩旁;而站在民居露台上的,是一些身穿華麗衣著的貴族女性,不斷揮舞着手裡的絲絹,希望吸引到英勇的將士回望垂青。

  一路上,軍隊於市鎮上浩浩蕩蕩行走,除了接受人民們的熱切祝賀,其次的,就是一些熱情的人民們送上的感激擁抱。

  「──哇!媽媽,是調查兵團耶!」人群中,一位衣著樸素的男孩興高采烈地伸出手指着行走中的軍隊,「好厲害啊!媽媽我長大了也要好像他們一樣英勇!打敗巨人!」

  「嗯。我家的孩子當然可以。還可以好像他們一樣成為英雄喲!」身旁的女性微笑地俯下身,摸了摸小孩子的頭。

  這一下,換來了小孩十分高興的開懷大笑。

  「哈哈!我最愛媽媽了!」

 

  「……啊啊好像,真的好像。」

  騎在馬上的艾倫仔細凝望着他們,絲毫不放過任何的細節。這些場景,令他回想起當年年幼時的自己。

  是如此天真,如此笨拙。

  ──要是當年沒有加入調查兵團,人類如今恐怕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要是當年沒有加入調查兵團,恐怕以自己一人難以達成願望。

  【驅逐,我要將世界上的巨人完全驅逐!】

  想着想着,艾倫不禁於嘴角露出了一道懊惱的弧度。

  「那個……」看到心愛的人眉頭一皺,身為女友的三笠立即關切地在旁詢問。還時不時伸出她溫暖的手,握住了比起自己大了一號的冰冷手掌,「艾倫,你沒事吧?」

  「沒,沒什麼。我只是回想起童年而已。」無奈地苦笑,艾倫回握住她充滿厚繭的手。而當他看見她的眼角泛起擔憂的淚光後,他更將她拉近拭去眼角的淚花,「對不起三笠,我不該讓妳擔心的。」

  搖搖頭,她的臉頰便是淚如雨下:「艾倫……」

  「沒關係的三笠,我現在已經長大了。現在的我是個有足夠能力保護妳的男人。」頓了頓,他握住了三笠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臟上,「從今天起,我艾倫‧耶格爾的這顆心臟,就只屬於三笠妳了。」

  她的艾倫。

  她最想保護的艾倫。

  她最愛的艾倫。

  她的心,已然和他的心臟緊緊連繫在一起,誰也沒辦法分開。

  「艾倫……我……我……」

  聽下艾倫這感人肺腑的語句,她的內心更顯得不知所措。而看着哭喪著臉的三笠,更令艾倫的心臟發痛一揪。

  他立即於馬鞍上跳下,重力的單膝跪地:「嫁給我,請妳嫁給我艾倫‧耶格爾吧!雖然我不富裕,但是三笠,我會好好保護妳,直到我們逝去!」

  「艾倫……」如此幸福的感覺,再加上愛人他這突如其來的求婚。這一刻,令她臉紅又尴尬地低垂着頭。

  她的淚珠,已然控制不住地傾盆落下--

 

  「哇!光天化日下艾倫你好肉麻啊!」

        金色的絲髮於脖頸隨風飄揚,成熟的五官更顯他男性的獨特氣魄。而伴隨聲音的,是艾倫的青梅竹馬好友阿爾敏從他的身後步出。話雖如此,他還是替他這對幾經波折的好友兼情人而感動。他們,終於走向人生的新階段,可喜可賀。

  「哈,艾倫你發情都不會挑個時候嗎?玩現場PLAY我不介意哈,但你們害羞不害羞啊?」站於旁邊的康尼捂着肚子,面容扭曲已然笑得肚抽筋。經歷數年間,他的頭頂仍然光滑如舊,惟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身高吧?可是心裡,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然後,他挺直胸膛又乾咳兩聲:「艾倫啊!這事好歹在教堂裡說才夠誠意吧?」

  「哈?」

  「喂!艾倫你這混蛋!」

  終究看不下去因為艾倫而哭泣的三笠,讓憤怒地伸出手就揪住了他的軍服衣領,「你要是敢欺負三笠,我就……我就在婚禮當天上把三笠劫走!」

  雖然曾經一度暗戀着三笠,可是當他知道艾倫對她的愛意超越自己時,這份愛意逐漸變成埋藏在心底裡的美好回憶。然而現在,他真心希望三笠得到幸福。

  ──或許這樣,就是對大家最好的選擇吧?

  「哈?就憑你這馬臉?也太自大了吧?」艾倫看下讓一個不留神,趁勢揪住了他的頭髮,同時也開始了男人捍衛尊嚴的激烈爭鬥。

  「什麼什麼?婚禮?那會場是不是會有很多美食?」

  一聽到敏感詞彙,薩莎瞬間興奮莫名。她連忙跑上前,卻不幸地被地上凹起的石塊摔倒在地上。而更不幸的,就是在她前方正在進行打鬥的兩人,卻被她一個不小心推撞,三人一起進行親吻大地。

  「喂!妳這傢伙是瘋了嗎?」

  「痛死了。薩莎妳幹嘛?」

  「艾倫你沒事吧?」

  「啊!對不起。我……我一聽到婚禮就想到食物了……」

  「想到食物,真不愧是薩莎啊!」

  此刻,身為軍人的他們早已忘卻了還處身於市鎮當中。他們放鬆心情於大庭廣眾下打作一團。

  「哈哈,年輕就是好!」飄盪的衣袖,明亮的三七金髮。埃爾文雖然缺少了一隻手,但他還是敏捷地從馬鞍上跳下步向人群前,動作流暢至極。而面對一群因為他們戰勝而雀躍的人們,他的笑容比昔日更為燦爛。

  他伸出僅存的手,重力捶胸致敬:「我們終於戰勝巨人,人類終於等待到和平的日子了!!!」

  戰爭的結束,帶來了人類的和平生活。

  戰爭的結束,帶來了身為軍人的他們的如釋重負。

  雖然未來還是未知之數,但至少他們現在可以過着正常人應有的平凡日子。

  這份情,難能可貴;這份愛,千金難買。

  真的是可喜可賀。

 

  「嘖。無論怎麼長大都是小鬼。所以我才說小鬼麻煩死了。」縱使腳傷未癒,也堅持走向戰爭最前線。因為他知道身為「人類最強」的他,是不容許自己以傷患為藉口,甘心於王都做豬攞們的狗崽子。

  【選擇了的路,就不要留有後悔。】

  啊啊……和平的感覺還不賴。

  利威爾站在後方交叉着雙手,看着打鬧成群的小鬼們。他深鎖的眉頭逐漸放鬆下來,凝望着天空的一片柔和雲海。

  回想起以前的利威爾班的種種,和現在的和平日子。這一些,瞬間令他的內心萌生了一種落寞的感覺。

  為了戰鬥而存在的我,未來的人生,究竟會是怎樣?

  為了戰鬥而存在的我,未來的人生,我應該怎麼面對?

  有一秒鐘,他的腦海極速閃過了埃爾文於出征前跟他說過的話:「利威爾,等戰事完結後找個女友怎麼樣?你年紀也不少了,應該及早計劃下未來。更何況以你現在的腳……」埃爾文擔憂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樣也可以多個照應。」

  「去死吧你!」臉色一沉,他毫不客氣地伸出了腳就踢在他的小腿上,「與其說我,倒不如先管好你自己吧!缺了手擼管的傢伙!」

  「喔喔喔!好痛啊利威爾!」

  「嘁。少得意忘形了。」

  想着想着,他嫌惡地皺起了眉頭:「女人嗎……」

  「啊!利威爾兵長!」一名士兵快速從他的後方走近。而當他看見自家兵長黑着臉露出了一副的郁悶後,他立即利落地行了個標準十足的軍禮,「請問利威爾兵長您有看見韓吉分隊長嗎?」

  渾蛋四眼?

  利威爾嘖了一聲理所當然地回答:「這奇行種恐怕又是跑去了研究室進行奇怪的研究吧?」

  「我們都找過了。那麼利威爾兵長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縱然得不到理想的答覆,士兵還是再次禮貌地行了軍禮快步離開。

  「嘖,女人真是麻煩死了。」

  轉了身,他走向人群裡,消失於人群當中──

 

  ※ ※ ※

 

  「……唔。天氣真好啊!」

  飄揚的髮絲,被風吹起的軍服外套。

  韓吉舒坦地躺在石牆上眺望着天空,「啊!真的沒有想到和平這麼快就來臨呢。這麼一來,大家也許要適應一段日子吧?」

  「我應該高興嗎?或許我真的不適合談戀愛吧?」

  她看着天空伸出了手一攤,再緊緊一握,「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明明我可以當面表白的,可是我卻……我卻……」

  ──哈啾!

  突然,一件墨綠色斗篷從她的頭頂從天而降,剛好遮住了她正欲哭的臉。

  「哇!救命啊!有人謀殺!」韓吉慌忙扯下了頭上的斗篷,同時,她狼藉的容貌正好看進了眼前一臉嫌惡的小個子的男人的眼裡。

  糟糕!是利威爾!

  還是她一直不敢去表白的戀愛對像。

  「渾蛋四眼!媽的我像個殺人狂嗎?」利威爾不滿地踢了踢她的腳。然後仔細觀察着地上的潔淨程度,自顧自坐了下來。「嘖。可不要冷死在這。這邊可沒有人空閒得幫你收屍。」

  「哈?利威爾你這樣說會令我很傷心啊!」來者雖然不是敵人,但是他的出現,令到她的心臟控制不住的急速跳動。她勉強向他露出了不太好看的笑臉。

  「先說好,敢哭哭啼啼我可以不用考慮就削了妳。」哪怕是一秒,利威爾確信自己的視線看得非常清楚。他看見了,於這女人眼角旁的淚珠。

  「怎麼啦,人類最強的小氣鬼!」她抽了抽鼻子,將斗篷再次披上身上拉好,貪婪地吸着衣物上舒適的清爽皂香。

  是利威爾的味道……

  「哈?死四眼妳要是嫌棄有體味就趕快給我!」利威爾不屑地伸手搶回,可是卻給韓吉死命地拽住。「如果妳敢把眼淚鼻涕抹了上去,妳知道後果的「吧?」

  「不要這樣嘛!我怎麼可能嫌棄啊!」雖然不敢表白,但至少可以看到他的人,她已然心滿意足。「我還要多謝你來陪我啊!」

  「嘖。記得幫我把斗篷清洗乾淨,不乾淨我就把妳削了。」

 

  溫暖的夕陽,浪漫的氣氛。

  可是陷入戀愛的人只有她一個……難免會有點寂寞。

  韓吉雙手抱膝,把臉陷入膝蓋裡,「利威爾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猜的。」利威爾望着天空喃喃自語,「而且我最近看到了一隻新的巨人品種,她又笨又蠢,而且又不懂得表白。」

  「哈?新的巨人品種?」巨人一詞,瞬間令沮喪的她提起了興奮的研究心情。她熱切地望着正眺望天空的利威爾。「寶貝在哪裡?」

  「就在我眼前啊!」他理所當然地回答。

  「什麼?」聽下他的說話,她立即回望四周。到發現了什麼也沒有的時候,她疑惑地問他,「啊!利威爾你又騙我!」

  伸出手,利威爾以兩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望向自己,「其實,我早已注意到妳了渾蛋四眼。」

  「唔!很痛啊利威爾!你在說什麼啊?」韓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你一直在暗戀我吧?渾蛋四眼。」他拉近了她。從他的堅定眼神已然不容許她再次逃避。

  「誰,誰要喜歡你這個大叔!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明知道我只是對巨人……」

  「是對我有興趣吧?」

  他的一句說話,換來了她的語塞。她羞澀地低垂了頭,隱約可以看到她已然紅透的耳根。

  「……」

  「算了吧,喜歡我就早說啊!」

  「利威爾我看你誤會了。我不會喜歡你的。」她推開了他站起,立即背對着他。

  不可以說的,韓吉妳不可以說的!一旦說出口了要被嫌棄了要怎麼辦?加油啊!妳可以撐下去的!

  「要是不喜歡我就不會偷偷地把止痛藥磨碎加在湯中?要是不喜歡我就不會在我房間的門前放了桶熱水,還附加了能消除疲勞的香包和按摩功效的藥粉?」

  「這只是對朋友的關心吧。不可以說成是我喜歡你。」韓吉強忍內心的疼痛,把手上的斗蓬握緊,「你看錯了吧。」

  「我看錯?那麼我在戰場上不幸舊傷復發,是什麼人不顧一切,把我從巨人的口中救出。而又在我昏迷其間說一些心底話?韓吉,妳不要騙我我是瞎說的。」

  利威爾緩緩站起,一把扯過了韓吉重新向着自己:「渾蛋四眼,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的……」

  我喜歡。

  我真的喜歡。

  我非常喜歡你。

  「沒錯,利威爾我喜歡你!從早陣子我已經喜歡你了!這樣你足夠了吧!」沒等到他把話說完,韓吉高聲叫喊,掩臉痛哭。

  完了,我真的說了。等待的就只有被拒絕的說話了。

  這一刻,讓利威爾瞬間有種說不上的感覺。

  --或許,這就是愛?

  雖然這女人時不時會胡鬧一番,但被照顧的感覺還不賴。女人的在乎,男人就是這種感覺嗎?看來埃爾文說的話還不錯。因為自己多少也喜歡她。

  喜歡她韓吉‧佐耶。

  利威爾把她攬進懷裡,安撫地拍了拍她的頭,「好了,妳的報告我準了。」

  「什麼?」因為哭泣,她的聲音更顯沙啞。

  「就是向我告白的報告。」利威爾望向她的臉,仔細拭去了她的淚水。

  「真的嗎?我不是做夢吧?太好了利威爾!」

  「嗯……我準了。」

  因為哭泣更顯她的獨特美,因為哭泣更顯她的脆弱。

  作為男性,利威爾清楚知道自己的應有責任。

  他踮起了腳,輕輕吻在韓吉的唇瓣上。

  夕陽的見證,證明他們的這一刻。

  微風的見證,證明他們的這份愛。

  就讓這份愛意,一直長存下去。

  「韓吉,我愛妳,生日快樂。」

 

  -END-


评论
热度(6)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