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ウトン

【12點前的幸福】

遲來的更文,表示我還活著!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利威爾貓化,詳細請找尋前幾章觀看。

文章前半部建議音樂:澤野弘之Dear My Home Town

文章後半部建議音樂:Nanase Hikaru

可以接受的,我們就開始吧!

 

14.

  儘管這句說話已經聽下了無數次,也對小鬼這副『激動』得令人想死的臉習以為常。可是,在利威爾的心裡,卻泛起了一股從未被別人包容過的感覺。

  他的戀人。

  比起他這位大叔還要年輕的戀人。

  不是正努力學著張開翅膀保護自己,不允許別人傷害自己的戀人麼?

 

  切。所以我才說小鬼就是小鬼,真的麻煩死了。不過……我並不討厭。

 

  利威爾暗暗欣喜的一抬頭,看進眼簾的竟然是這小鬼臉上兩條令人欠揍的眼淚,和難看得想死的紅腫眼眶。而令他瞬間炸毛的,是來自小鬼鼻孔裡不斷溢出的黏糊鼻涕。

  它,越發恐怖地從小鬼的臉頰滑落在米色的床舖上,噁心至極。

  伸出利爪,利威爾極度不滿地向艾倫發出了尖銳的怒吼:「喵!」(小鬼你搞錯了吧?怎麼說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男子漢大丈夫似個白痴在哭。媽的你究竟哭夠了沒有!)

  利威爾一邊看著這令他起得一身雞皮疙瘩的眼淚,一邊憤恨自己這副幫不上忙的小貓軀體。爾後他一咬牙,飛快地從艾倫的胸膛上跳起,以極快的速度叼來了一件跟抹布差不多顏色的上衣,就朝他的臉上甩去,「喵!」(小鬼就是小鬼。這麼骯髒敢碰我我立即削了你!)

  還以為自己出的一番好意會令這小鬼有些自覺地抹去了臉上的鼻涕,天知道這小鬼竟然就這樣把手肘放上衣物上。

  好吧。這麼一弄黏糊的鼻涕不是都沾滿了臉?骯髒,太骯髒了!想到這,利威爾不禁從心底裡打了個冷顫!

  細聽下房間裡除了小鬼沒什麼節奏可言的哭泣聲外,看來還夾雜著一些因為哭泣而顯得分外沙啞的說話聲。對此,利威爾不情願地踩上了這些骯髒的『抹布』,把耳朵稍微靠近聽著他的說話:

  「我已經失去了重要的母親,我不想連我最深愛的戀人利威爾兵長……也遇到傷害離我而去……驅逐……我要將你們這些壞人一個不剩地驅逐……既不會讓你們得逞把我的利威爾兵長帶走……更不容許你們來傷害我的利威爾兵長……包括半根汗毛……絕對……」

  一字一句,如同針般地刺進利威爾的心窩,瞬間令他回想起初遇這急著去送死的小鬼種種。

 

  哈,這就是他一直在不斷成長的戀人『艾倫‧耶格爾』。

 

  抖抖耳朵。利威爾伸出舌頭舔去了小鬼的臉上這咸得要死的眼淚。然後,伸出尾巴像是安慰般地輕輕拍打艾倫的額頭,「喵。」(小鬼。說好了要保護我就得永遠啊,敢中途反悔我有你好看。)

  「唔……」艾倫感覺到濕潤的東西觸摸自己,才緩慢地睜開眼睛望向身旁正舔著自己的小貓。良久,他慌張地擦了擦臉上的淚,卻發現手上握緊了不知從何而來的上衣,「誒?貓咪先生這個是?」

  「……」利威爾趕快撇開視線,收回舌頭自顧自享受著舔弄自己爪子的樂趣。

  「是喔……多謝你來安慰我、鼓勵我貓咪先生!」

  語畢,艾倫一個興奮就將小貓抱起拋高。然後,他的臉頰也收到了一份相應的大禮──是來自利威爾的憤怒五爪。

 

  ※ ※ ※

 

  「糟糕!戒指都掉哪裡去了?」

  「該死!是什麼時候弄掉的啊?」

  軟綿綿的枕頭、充斥著艾倫體香味的床鋪,和佈滿艾倫體溫的被窩。這一刻,利威爾在這麼美好的環境下竟然不小心就這麼睡著。天知道才剛進入夢鄉沒多久,他就遭艾倫如同打雷般的高貝聲響震醒。

  瞇了眼,利威爾一臉不屑地在房間尋找著這急著去死的小鬼身影。最終,被他銳利的視線尋到了於床舖旁微翘的臀。

 

  哈啊?小鬼你幹嘛不睡覺,還這麼精神地扮青蛙?

 

  非常好奇的利威爾於床鋪上伸了伸腰,立即跳到小鬼的身旁,滿臉疑惑地側起了精緻的臉蛋:「喵?」(小鬼你在幹嘛?)

  「誒?貓咪先生對不起把你吵醒了。」艾倫從床下傳出非常繁忙的聲音。

  利威爾玩味地學艾倫一樣趴在地上,時不時搖晃著自家尾巴,更學艾倫一直盯著眼前一片漆黑的床底,「喵?」(所以說小鬼你在幹嘛?)

  「誒!怎麼辦?連這也沒有!」艾倫慌亂地握起拳頭揮向地板。碰!

  「喵嗚?」利威爾再學他提起了前肢,再踩到地上。(小鬼。要我幫忙嗎?)

  「誒誒誒!貓咪先生請你乖一點。對不起我現在沒空陪你玩耍,」艾倫不耐煩地抱起小貓放回床上,摸了摸牠的耳朵,「乖,先在這兒等著。我在忙著找東西呢。」

  「喵?」利威爾看著自家小鬼又開始忙碌,玩味地又跳回來搞亂。

  「誒?貓咪先生請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我會很困擾的!你乖,一會再跟你玩好不好?」艾倫沒好氣地苦笑了聲。這小貓的性格怎麼這麼惡劣啊!

  「乖。這戒指可是我存了幾個月軍糧才能夠買回來啊!我還打算親手送給利威爾兵長──噢!」說完,艾倫的手指在不知不覺間被這兇惡的小貓咬住,卻遺憾地看著得手後的小貓快速往後跳去,「好痛啊!貓咪先生你怎麼突然咬我啊!!!」

  利威爾按住床上這個空無一物的棕色木盒,朝鼻子嗅了嗅,再抬頭望向正灰頭土臉的小鬼一眼:「喵嗚!」(死小鬼你為何不早點跟我說?再說我不喜歡別人送我戒指。)

  好啊豬攞!你膽敢偷我的戒指!有種!

  轉過身,利威爾立刻從窗縫躍出,在艾倫的眼前失去蹤影。

  「貓咪先生!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利威爾讚揚自己是貓類最強。


  待續。

评论
热度(2)
初めまして。わたしはホンコン人です。エレリとエルリか大好きだよ。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关注的博客